图片 | 视频
退休县官罗官章回乡扶贫十九年
他说,“不让乡亲们荷包里有钱,死了也闭不上眼”
2016年08月08日 09:19 襄阳党建网 点击量:
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发表评论

  3月21日上午,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牛庄乡沙河村党支部书记姚建刚开着小轿车,再次来到牛庄村向罗老“取经问计”。

  姚建刚要找的“罗老”,就是退休县官罗官章。听完沙河村计划建生漆基地的设想后,他拉着姚建刚的手建议:“搞产业要注意保护山林,抓紧多栽树。”

  罗官章今年79岁,拥有60年党龄,曾在海拔1700多米的牛庄乡当了13年“一把手”。当年,他带领群众开山劈路,“划旱船修电站”,创造了闻名全省的 “牛庄精神”,获得省劳模称号。1997年,他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位置上退休。

  “在任上的那些年,我们解决了乡亲们的‘粮袋子’,始终没有解决乡亲们的‘钱袋子’。老百姓吃饱了,荷包是瘪的”。多年来,罗官章始终对乡亲们有种“亏欠”感。

  “不让乡亲们的荷包里有钱,死了也闭不上眼”。退休后,罗官章放着县城房子不住,毅然返回老家住木板房,引导农民转观念、学技术、闯市场、调结构,先后尝试了10多种药材、烟叶和蔬菜的种植。经过乡里推广,最终形成了烟叶、药材、蔬菜三个支柱产业。九里坪村农民杨绪超三兄弟,住的是茅草屋,轮着穿一双破球鞋。1999年初,罗官章登门动员他们种天麻,帮助贷款3000元,并免费提供部分菌种和技术指导。当年,三兄弟净赚1万多元,将茅草房换成7间砖瓦房。8年后,杨绪超又建新房,还买了电视、冰柜、太阳能热水器等。据统计,19年间,跟着罗官章种烟叶、药材、蔬菜的1500多个农户,累计增收5.1亿元。

  牛庄乡原副乡长李思达感叹道:“老百姓的荷包能鼓起来,罗老有大半的功劳”。

  天麻是牛庄乡的传统名贵中药材。为了攻克天麻有性繁殖技术,罗官章带领村民到陕西、山西等地学习取经,并带头做试验。有一次切割菌材时,因杂木突然扭滑,他的两个手指被锯掉。然而,他仅住院10多天就跑回家,继续堆培菌材。历经100多次试验,他终于在五峰率先攻克了天麻有性繁殖技术。与传统栽培法相比,新技术不仅省工省时增产1 倍多,还解决了品种退化问题。经过推广,全乡天麻种植从19年前的220平方米发展到去年的1.68万多平方米,共增收1.8亿元。

  回乡至今,罗官章不顾年迈和身患多种疾病,痴情“巡山传艺”,始终都在为乡亲们“脱(穷)帽子”奔波。牛庄村村民朱坤感叹:“是罗老那双像松树皮样的双手,帮助我们搬走了贫困这座大山。”

  

  向罗官章学什么? 评论员

  年满花甲的“县官”罗官章退休之后,没有在县上“发挥余热”,也没在城里享受清福,而是和老伴带着行李,悄悄回到海拔1700多米的老家牛庄。在那块被誉为“宜昌西藏”的深山老林里,罗老迄今已扎根19年。他像烧不尽的“火种”,点燃了乡亲们“挖穷根”的激情,靠“三种”(种药材、蔬菜、烟叶),让千余农户的生活变了样:荷包有了票子,脸上有了笑容,高山有了楼房,路上有了私车。在牛庄农民的心目中,他是真正的大山英雄,是优秀的共产党人。

  当前,我们党正在率领亿万人民实施“四个全面战略”和“五大发展理念”,正在决战“精准扶贫”。在追求“中国梦”的伟大征途中,本报今起推出关于罗官章的系列报道。这位老党员的感人事迹和可贵精神,正是我们实施“精准扶贫”、建设大城的现实引领和精神榜样。

  我们要学习他对党无限忠诚的可贵品质。入党60年,罗老虽经历了无数曲折与坎坷,也遇到了不少困惑和委屈,但他对党的忠诚和信念始终如初。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他曾在牛庄乡当过10余年“一把手”,解决了农民的“粮袋子”,但由于种种原因, 始终没能解决农民的“钱袋子”。对此,他内心久久不得安宁。他深深地感到,作为在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共产党员,这辈子不解决乡亲们的“钱袋子”, 愧对党组织,愧对乡亲们,“死了也闭不上眼睛”。这就是他毅然回乡的根本原因,更是他对党和人民群众忠心耿耿的生动体现。

  我们要学习他敢于为民谋福祉的担当精神。罗老退休回乡已不是“官”而是“民”,手里也没有“权”。要帮助解决“钱袋子”,必须引导农民变观念,学技术,调结构,闯市场。推动这每一条每一项,不仅困难重重,而且还有可能引发各种风险。稍有疏忽或失误,就会损害乡亲们的切身利益。如果“前怕狼后怕虎”,缺乏敢于担当精神,罗老绝对不会迎难而上。正是因为敢于负责,他才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”。这种为了人民谋福祉而不惧风险的担当精神,在当下显得尤为可贵。

  我们要学习他渴求现代知识的科学素养。罗老深知,在牛庄这种高山地带,解决农民的“钱袋子”,靠过去的传统做法是“此路不通”,更不能“瞎整”,必须带头学习新知识和新技术,探索适合高山致富的新路子。于是,他先“更新”自己的脑壳,再给乡亲们当“二传手”。为了掌握政策科技信息,他年年订阅多种报刊,坚持“天天读”,累计记下几万字的笔记。为了钻研新技术,他带人千里迢迢到陕西、山西“取经”。为了攻克天麻有性繁殖技术,他“屡败屡战”,先后进行百余次试验。他不慎锯掉了两根手指,也没有停止探索。正是他这种百折不挠的求知举动,把新知识、新技术“转移”到高山,“转让”给农民,让他们品尝到知识和财富的甜头。

  我们要学习他身先士卒的实干作风。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、“一勤天下无难事”。罗老把自己最喜欢的这几句话用毛笔写在大纸上,放在家中最醒目的地方,时时警醒自己,鞭策自己。他说他这一辈子最崇拜的是“实干家”,最看不起的是“日白佬”。返回老家这些年,无论是春夏,还是秋冬,每次试种药材、烟叶、蔬菜,他都是手握锄头,率先播种,等栽种成功后再向农民推广。由于长年累月的劳作,他的脸庞被晒成古铜色,双手磨出厚厚的老茧,手掌糙得像松树皮。正是他这种身先士卒的实干作风,影响了乡亲们,带动了乡亲们,帮民挖掉了穷根,为党赢得了民心。

  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,是我党实施“四个全面战略”的首要战略,举世瞩目。在这场决战中,需要众志成城,需要各方参与,更需要罗官章这样的共产党人的引领和带头。(记者金贵满、严晓冬,通讯员伍轩)

  一座山,一辈子

  五峰,湖北28个国家级连片贫困县市之一。牛庄乡,平均海拔1540米,是五峰最偏远最贫困的乡。

  “吃粮靠供应,用钱靠贷款,穿衣靠救济”。在这片高寒山区,8000多农民世世代代都在与贫困作斗争。

  阳春三月,生机萌动。记者在牛庄乡看到,一栋栋新房掩映在树林间,通村公路绕山蜿蜒,村民们正在种植中药材和蔬菜。

  “去年,全乡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508元,比20年前增长了近5倍。”乡党委书记肖永奎深情地说,“牛庄人民能基本脱贫,得感谢罗老,是他帮我们打下了产业基础。”

  在牛庄村一个木板房和瓦房相间的小院,记者见到了皮肤黝黑的罗官章老人。这位79岁的老干部,退休回乡19年,苦苦探寻产业扶贫“拔穷根”的路子,带领和指导1500多个农户种烟叶、药材、蔬菜,累计增收5.1亿元。

  相约儿时老友,两人共同寻找“一条新路”

  1997年12月20日,寒意料峭。刚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位置上退休的罗官章,悄悄回到牛庄村的老房子。

  第二天一早,罗官章就去爬山了。从屋前的招风岩,到屋后的庙湾岭,他每天早出晚归,带着那条狗,尽往山里钻。

  左邻右舍议论说:“罗老在城里呆久了,回乡来锻炼身体享清福。”虽然心中藏着个“大秘密”,他却是笑而不语。

  半个月后,罗官章找到他的儿时朋友、从陕西地质调查队退休回乡的工程师陈孔焕。

  “牛庄山里中药材品种多,最出名的就是乌天麻,野生的产量很低。”罗官章从屋里拿出一小袋干天麻,向陈孔焕道出请他上山的真实目的:“如果攻克了天麻有性繁殖栽培技术,就能带动群众大面积种植,你有文化,我们一起搞。”

  “既然退休了,就别折腾了。”老家在牛庄的陈孔焕好心劝他。“何况天麻有性繁殖栽培技术难度大,搞不好,你这把老骨头会赔在大山里。”

  “在任上的那些年,我们解决了百姓的‘粮袋子’,始终没有解决群众的‘钱袋子’。群众吃饱了,荷包是瘪的”。罗官章说,他曾在牛庄乡当了13年“一把手”,带领群众种地膜苞谷、香菌、白肋烟,收入有所增加。但多年来,贫困的大山仍然没有搬掉,他始终对乡亲们有种“亏欠”感。

  “不让乡亲们荷包里有钱用,我死了也闭不上眼。”那晚,围着火炉,罗官章和陈孔焕谈到深夜,他不断敬烟奉茶,恳求陈孔焕帮他完成这个心愿。最终,老哥俩达成一致:利用退休后的“黄金十年”,干好一件事:为群众找一条脱贫的出路,一条致富的门路。

  1998年春节刚过,积雪未化。老罗和老陈怀揣15000元,远赴陕西、山西学习天麻种植技术。

  取经处处碰壁,百次试验换来“一粒种子”

  天麻,作为名贵中药材,人工栽培难在突破有性繁殖关。

  在当时,谁攻克了人工有性繁殖技术,谁就掌握了致富的“金钥匙”。所以,罗官章和陈孔焕取经途中一路坎坷,对方不是索要高昂转让费,就是对关键技术三缄其口。

  “别处能繁殖成功,牛庄也能行。”罗官章和陈孔焕一股“牛脾气”爆发,决定在自家搞天麻有性繁殖试验。

  第一年,失败。四、五月天麻开花季节,罗官章和陈孔焕日夜守着,生怕错过天麻授粉期,但最后还是没结出天麻种子。

  第二年,再失败。他们将萌发菌母菌涂抹在树叶上,覆盖到林间的枯枝层及表层土壤中进行培育,在埋入地下第七天后,获得了足够的萌发菌。而天麻生长周期中离不开蜜环菌,因为杂菌侵噬,仍然没有培育成功。

  第三年,成功。他们不断调整木屑、麦麸等5种原料的比例,加强技术环节的温度、湿度控制。2000年5月,罗官章终于在冰冻期长达4个月的高山上,收获了天麻有性繁殖的第一粒种子。

  为了这粒种子,罗官章和陈孔焕进行了100多次试验,锯掉的菌材堆成山,观察记录整整写了3大本。

  为了这粒种子,罗官章在切割菌材时,因杂木突然扭滑,两个手指被锯掉。

  “锯掉的两个手指头落进一大堆锯末,找了半天没找到。”每谈起这事,罗官章的老伴李传春眼圈红了,“如果住在县城,就不会这把年纪还弄丢了手指头。”

  3个月后,罗官章将这粒天麻种子播在密环菌材上,通过密环菌提供营养生长,生长为42颗栽培种。

  次年,罗官章将25平方米试验田扩大至46平方米,收获的天麻卖了5万多元。第一批跟着他种天麻的10多个贫困户,每户增收超10万元,成为轰动全县的新闻。经过推广,牛庄乡天麻种植面积从19年前的220平方米发展到去年的1.68万多平方米,共增收1.8亿元。

  赔钱不变信念,终于撞开“一扇大门”

  2000年,罗官章在产业扶贫路上,遭遇最大的一次失败。

  当年8月底的一天,罗官章的小院里突然变成了蔬菜市场。几十户农民把卖不出去的萝卜拖到他家,要他包销。

  原来,罗官章从县农业部门得知湾潭乡正在试种韩国白玉春萝卜,他赶到湾潭考察后发现,白玉春萝卜是反季节蔬菜栽培的理想品种,亩产量5000公斤以上。于是,他引进种子,在牛庄村一组116户中推广种植了196亩。

  看着长势喜人的萝卜,村民们都以为会挣到钱。不料市场行情大变,当年的收购价格只有0.05元/斤。为了不让农户受损失,罗官章毅然拿出1.5万元补贴给村民。

  虽然“栽了跟头赔了钱”,但罗官章坚定地认为,产业,才是脱贫的“造血机”,高山蔬菜非搞不可。

  第二年,他汲取教训,组织村民成立专业合作社,与大批发市场签订销售合同,终于打开了销路。白玉春萝卜也从牛庄村种到了凌云村、沙河村、松木坪村、横茅湖村、九里坪村,种植面积超过8000亩,农民增收2000多万元。

  19年来,罗官章带领村民先后试种过香菌、白肋烟、中药材、蔬菜、魔芋、百合等品种,还尝试养猪、养羊、养鸡和特种养殖。家在他对面的村民朱坤说,“从罗老回乡起,他就没闲过,不是在种什么,就是在养什么”。

  不愁吃不愁穿,月月还有工资拿,罗官章在折腾什么?他在为山区群众脱贫致富奋力撞开“一扇大门”:为拔掉穷根铺垫一条产业路。经过罗官章为首的一批示范户的不断探索,牛庄乡逐步形成了烟叶、药材、蔬菜三大支柱产业,明后年又将有2个市级贫困村脱贫。

  “他一辈子都在干一件事,那就是带领群众摘穷帽子。”牛庄乡原副乡长李思达如此评价罗官章。

  时光阅,天地鉴,百姓证。罗官章,终于在耄耋之年,帮助山区群众搬走了那座贫困的大山,实现了他“热爱山区,扎根高山,立志带领群众改变牛庄穷困面貌”的誓言。

 

  

[ 信息来源:人民网   作者:记者 金贵满 严晓冬 通讯员 王登府 ]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投稿中心


版权所有:中共襄阳市委组织部 2015—2020
地址:襄阳市荆州街73号 邮编:441021 电话:0710-3511681-8566
投稿邮箱:xysdjzx@126.com 传真:0710-3522353
鄂ICP备05009079号 |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65号